搜索
信網手機版移動繼續看新聞

多年未住別墅成拍攝地 女房主毫不知情看劇才發現

2020-07-21 09:54:40
來源:錢江晚報
責任編輯:三人目

原標題:女主睡的是我的床?女子自家多年未住別墅成劇組拍攝地

在家刷劇的林女士驚呼: 女主睡的是我的床

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自家多年未住的別墅成了劇組拍攝地

這是一件非常奇葩的案件。

在杭工作生活的林女士,5年前在老家買了一棟豪華別墅,后來一直沒回去住過。去年,林女士偶爾在一部熱門電視劇上看到,劇中女主的家很眼熟,而且劇中人都在別墅里吃飯睡覺摔摔打打。仔細一看,竟然就是自己的別墅。

那一刻,林女士的心情簡直比電視劇還要電視劇。

突然發現:

女主睡的就是我的床

林女士在慈溪的別墅相當豪華,地面四層,地下一層,地面面積800平方米,地下一層是酒窖和藏寶室,有200平方米。

她的別墅是樓盤樣板房,奢華的歐式裝修,單單酒窖都異常美好。

林女士早年從慈溪來杭,一直在杭州工作和生活。她2015年買下別墅后,也沒回去住過。從一開始她就考慮到可能長期不住,當時她就把鑰匙留給物業,叫物業幫忙定期采光通風。當時的物業叫“寧波新上海國際物業公司”,是前期物業公司。

去年9月,林女士在家看電視,突然驚呼:我家上電視了!

這部電視劇叫《我和我的兒女們》,是由寧波影視出品的,林女士的別墅成了劇中二女兒的家,場景非常多,貫穿全劇。

看到女主躺在自己的床上,林女士的震驚不可言表。

尤其影視劇片尾出現了“鳴謝****山莊”,進一步證實了就是林女士家的別墅。

“我們買的是小區樣板房,其他都是毛坯出售,裝修不可能一模一樣。劇中還有別墅周邊場景,進門位置的模樣,我確信就是我家。”林女士說。

她告了:

物業、電視劇出品方和播放平臺

2019年10月8日,林女士回到慈溪別墅。

這一次她是有備而來,所以詢問物業的時候,林女士就進行了全程錄音。(注:在2018年7月以后,寧波吾同物業公司接手小區物管)

從林女士提供的錄音中,我們得到了下面的內容——

林女士:“我家別墅,你們物業有否挪作他用?”

物業公司該樓盤相關負責人:“絕對沒有,房子被私下拿去使用是絕對不可能的。”

林女士:“那我就直說了”……

在林女士拿出她拍下的劇中場景時,負責人支支吾吾起來。

第二天,林女士回別墅清點,當時買的是樣板房,又即刻把鑰匙交給物業,所以收房時是有過清點的,現在再做一個對應:屋內一部電梯損壞無法啟動,指紋鎖損壞,奢侈品絲巾及全部地毯污損,很多家具磨損,裝飾畫、投影、餐具等不見了……

物業一直沒有正面回應。一個月后,林女士向電視劇出品方寧波影視、主要播放平臺愛奇藝寄送了律師函,律師函均遭到拒收。

無奈之下,林女士起訴。

林女士要求寧波影視、吾同物業以及愛奇藝三被告賠禮道歉以及連帶賠償相應損失,并要求寧波影視、愛奇藝全面停播、刪除侵權電視劇。

影視公司:

這是開發商應允我們拍攝的

寧波影視是《我和我的兒女們》的出品方。其代理律師說,他們是正兒八經的大劇組,不會做所謂“擅闖”的事情。

律師說,這是一個200人的大劇組,前期有外聯制片四下找符合劇情的場景,有人推薦了慈溪的這個豪華小區。第一次,外聯制片人也是以普通看房客的身份跟物業聯系的,物業就帶他去看了樣板房,制片人拍攝了一些內景,拿回來之后導演說“OK”。接下來,劇組就拿著寧波市相關部門的介紹信,跟樓盤銷售人員以及開發商溝通之后,進駐拍攝了7天。

也就是說,當時根據劇組了解和認為的情況是,這套別墅是開發商的樣板房,并且持續發揮樣板房的作用,并沒有任何信息告訴他們此房已售。

被告律師認為在法律上,劇組當屬“善意第三人”,認為開放商有權處置該房產的使用權。因此,原告方要求他們“停播、下架”很荒唐。

在今年3月18日的第一次開庭審理中,寧波影視表示他們并不是唯一一家在別墅拍攝過的劇組。另一部《大約是愛》連續劇,在2018年1月也在林女士的別墅里拍攝過,別墅成了這部劇男主的家。

所以在第一次庭審后,《大約是愛》的出品方也被追加為被告。在前兩天的庭前會議中,《大約是愛》的律師說,我們是入內拍了7天,還付給物業6萬元場地費。

而物業方面的律師說,這6萬元不算場地費,只是劇組使用了小區會所以及吃飯的費用。

同時,法院也依職權追加了開發商寧波相原和景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為被告。不過在庭前會議時,他們沒有來。

爭議焦點:

哪家物業公司把鑰匙交給了劇組

有一句著名的法律諺語叫“風能進、雨能進、國王不能進”,通常用來表明私有財產神圣不可侵犯的理念。

林女士起訴的根本理念也是這樣。根據其代理人浙江思偉律師事務所王勤保律師說,被告侵犯的主要是兩種權力,一是房屋所有權,根據物權法規定“國家、集體、私人的物權和其他權力人的物權受法律保護,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侵犯”;另外就是隱私權,在新出臺的《民法典》中對侵犯隱私權也做了明確規定,在獲得權力人明確同意之前,不得“進入、拍攝、窺視他人的住宅、賓館房間等私密空間”。

在法庭中,大家有一個爭議焦點是,是哪家物業把鑰匙交給劇組,兩家公司各有說辭。林女士說,我們有一張物管費繳納的收據,是2018年一次性繳納前三年的物業費,一共6.4萬元,收款蓋章的就是吾同物業:“2015年,我們拿到了產權證,這些年也都繳納物業費,別墅卻被當作樣板房在使用,還在我們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出租給劇組拍攝,這件事情夸張了。”

記者在采訪過程中,連續數日致電別墅現在的物業吾同物業公司負責人,也發了短信表達采訪意愿,但截至7月20日,對方均未做回應。起訴書中物業的固定電話也已經是空號。

慈溪法院工作人員說,因為新追加了被告,證據這些都還沒質證過,目前法院也不方便表態,但是“案件確實是奇怪的”。

本報記者 肖菁

[來源:錢江晚報 編輯:三人目]
精彩美圖 更多 >>

分享到

青島話題 更多 >>

深度報道 更多 >>

大家愛看

信網手機版

信網小程序

青島網上辟謠平臺

信法網

Copyright ? 2020 信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14028146號 新聞采編許可證:37120180021 魯公網安備:37020202000005號
手機版 | 媒體資源 | 信網傳播力 | 關于信網 | 廣告服務 | 人才招聘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七乐彩复式8个号多少钱 彩票基本走势图彩民村 江西多乐彩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股票涨跌怎么计算公式 时时彩软件平台 江西快三平台下载 app股票配资平台 快乐双彩计算器 福建快3开奖结果一定牛 辽宁11选5走势图 内蒙古快三走势一定牛 股票为什么会涨跌 时时彩彩票ios版本 河南快三投注网站 东方通信股票 12151期胜负彩博彩 10月14日上证指数